故事

夫妻真情 战胜癌症

2016-08-12

  8月9日也就是阴历七月七日,是我们中国传统的七夕节,爱友会在这天为我们夫妻患者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,让我们夫妻患者共同回忆交流战胜癌症,相互搀扶的经历,互相支持、信任、疼爱,安享我们的晚年。

  我叫潘瑞兰,我的老伴叫高世德,本来他也是要来参加咱们爱友会活动的,由于孙子放假住在我这儿,老伴在家做饭,所以今天挺遗憾参加不了这次活动。我和老伴是1970年结婚的,我们携手走过了 46个年头,其实我们在前30个年头是非常平淡的,爱人是老公安,我是企业干部,他忙他的,我忙我的,我们从没在一起过一个春节、十一、五一,我们也有争吵,当然也有快乐,那时我们都是以工作为主,从未想过家。

  直到1999年彻底改变了我们的观念,1999年4月体检,我检查出了甲状腺出现了问题,但由于当时正是建国五十年大庆和澳门回归,国庆晚会和白天游行队伍训练,我负责带队,工作特别忙,加之身体也没什么不适,就没在意,没有再去检查,等国庆任务完成了后,在同事和家人的催促下,与十一月底去检查发现左侧声带麻痹,并于12月份在东直门社区医院做结节手术,当取出切除物时,医生说这个可能是恶性肿瘤,又拿到协和做病理化验,结果是恶性的。

  这样我又于2000年1月在煤炭总医院做了第二次手术,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,切除了左侧声带、甲状腺、淋巴等,在手术,老伴和儿子还有好朋友他们都在外边等候,老伴急得直哭,在手术中医生对老伴说,由于左侧声带已经麻痹,建议摘除,并说也可能影响到右侧声带,有可能将来发不出声音,让家属签字,老伴当时就说只要能救人,别的都听大夫的,手术后大夫也很辛苦,请大夫吃饭,老伴哭着对儿子说你陪大夫吧,我实在吃不下,我出院后儿子对我说的这些情节,有时候说话老伴也会提起。也就是这次手术后,老伴为了照顾我提前一年退休了,退休后陪我遛弯、出去玩、锻炼身体。

  2012年七八月份,老伴发现肚子有肿块,但他又不去看,怎么说也不去医院检查,我跟他着急上火,结果我的头部得了带状疱疹,知道是月份,儿子强行拉他去医院检查,到医院就留住院了,在住院期间我陪着他,直到手术我也是坚持陪着,手术后医生说是结肠癌,建议做化疗,化疗陆陆续续进行先是一月一次、三月一次、半年一次,以后是一年一次。化疗时病人最难坚持的,病人吃不下、呕吐、体虚而且脾气也暴躁,在饮食上我就尽量注意多吃清淡的,目的是以能吃下不吐为主,不做化疗了,就尽量增加些营养以强壮身体为主,这样对付着做到化疗半年一次,而且恢复的也比较快,最后经过检查化验,大夫统一不再做化疗,坚持每年检查做肠镜。

  就在老伴的回复中,我由于着急,劳累,生气,结果我开始咳嗽,胃不舒服,泛酸水,我就到医院检查做B超和CT,结果是右侧又长出了甲状腺结节,并游离到肺部,并有癌细胞出现,当时收留我准备做右侧甲状腺切除手术,在检查中发现我左侧声带以切除,并做过放疗,这样右侧残余的甲状腺就无法在做切除,因为无法剥离风险很大,这样我就又出院了。不过这个医生还是非常负责,不是推出了事,而是帮我联系了做碘一三一放射治疗,联系到海军总医院。

  做这项治疗的在北京也就只有三四家,就连中日医院都做不了,只有海军总医院、协和医院、301医院和北京肿瘤医院核医学门诊。到海军总医院经过检查和看片子后,认为还是要先摘除甲状腺后再做碘一三一放射治疗,回来我拿着这个医生的诊断又找到给我治病的医生,他又帮助我联系到了协和医院,结果也是保守治疗。就这样我决定不再治疗,正好这时一位朋友拿来了一张光盘是台湾一位中医原始点按摩,我觉得很适合我,就这样老伴和我一边看光盘,一边帮我按摩,老伴也还在恢复中,没有什么劲,但是老伴为了我,开始坚持早晚为我按摩,每次按摩他都是一身汗,就这样从14年3月份开始坚持为我按摩,使我的病情没有变化,维持现状。

  在我和老伴的治疗过程中,我们都有深深地体会:老伴老伴,老来就是伴。我们现在是有事商量,老伴干他力所能及的事,我干我能力所及的事儿。外出活动,他耳背听不清,我给他做翻译,买东西都是老伴提,遇事再也不较真,什么事都是顺其自然,子女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去办,这样气不生了,家庭和谐了,身体也就自然没事儿了。